班版出現這個問題:如果。回到大四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回到什麼時候,其實我都可以接受。
 但,那都已是回不去的從前。


 一顆心關在房裡,雙眼望著窗櫺外的花花世界。
 心,早就張開一對小小地翅膀,輕拍著鼓動著,蠢蠢欲動。
 打開窗戶,我以為我開始飛翔。
 但是一回頭,看見書桌上的書本,
 原來,自己還帶著這麼多枷鎖。  

    放不掉,卻又裹足不前。開始著急、慌張,卻又找不到動力。   
 
 呼吸到的,是最不自由的空氣,令人窒息。
 彷彿,一顆心被這些事五花大綁著,難以動彈。
 蔓延在實習生與行政之間的詭譎氣氛,
 有點冷漠、有點熱情,這種溫度飄忽不定,難以掌握,一種說不出口的不適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過年,逃離了北部濕濕冷冷的天氣。
   越過濁水溪,擁抱一貫熟習的的溫暖,二、三十度的空氣。
 在打狗英國領事館,用一杯咖啡與港灣、輪船相遇,一派輕鬆悠閒。
 在墾丁的白沙灣,腳踩著細沙,延著海岸線,
 陽光椰林、藍天碧海、白浪珊瑚礁,彷彿伸出雙手,就能擁抱全世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回到新竹,回到工作崗位上。
 念念不忘的是南部的熱情,衝勁。
 反覆咀嚼的是大學時各種瘋狂的回憶。
 然而,不再復返的時光,隨風逝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實習生活剩下這學期,想當然爾,是更忙碌的一學期。
 在必須懂得待人處世,也必須好好做好自己的環境裡。
 班上每個孩子們綻放出的純真氣息,天真的笑容、令人哭笑不得的話語;
 像是這般平淡生活裡的一罐罐調味料,一天天過去的日子似乎變得有趣極了。
         
 羽翼不夠成熟,逃不離考試的迷籠。 
 只能平靜自己,在這艱困的環境裡。 
 能夠堅持信念,哪怕夢想不會實現。 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mico 的頭像
emico

emico日常寫真手帖

em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