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有一天,我不是病死了,或者不是意外而死;
  那大概就是心躲在門裡,悶死。

  不要問我為什麼出現如此毀滅性的語言,
  就像女孩子每個月都有好朋友來訪一樣,人總是會出現間歇性的低潮,次數的頻繁與否,時間的長短罷了。

  我想,我大概有點討厭入秋之後的季節,
  雖然,我知道會有美麗的楓葉飄落、滿遍原野的波斯菊綻放,偶爾還會出現令人感動的暴力藍天。
  但是,在這帶著些許冷冽的風裡,太多漂泊著的記憶頓時通通靠了岸,爭先恐後地,擠著上岸。
  
  記憶。晚上看完了一部電影「明日的記憶」。
  遺忘,是上天給人最好的禮物,也是最殘酷的懲罰。

  那我到底該不該遺忘。

  昨日的鹿港行,看來仍然不是我現在的解藥。
  網友問我是不是心情不好,我回應他一個笑臉,說:「沒事。」

  是沒事,也是有事。
  是堅強,也是不夠堅強。

  越是不夠堅強,越是躲在自己的殼裡,也許是與生俱來的保護機制作祟。
  越是躲在自己的殼裡,心情越是悶,也許是生性便害怕打擾他人的緣故。
  薄弱地呼吸著,站在無人的街頭上,會不會比較好?

  眼底有一個瓶子,此刻裝滿了鹹鹹的淚水,別來搖晃它;
  一不小心,它會傾洩而出,淹沒了我的,雙眼視線。

  沉重的力量,別再將我往下拉。
    
  


  

  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mico 的頭像
emico

emico日常寫真手帖

em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