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,並不是一個嗅覺極為敏銳的人;但是,對於某些「氣味」我卻有著異常深刻的記憶。

  時序進入了春季,閒暇之餘,便順手將大多為冬衣的衣櫃好好整理一番,換上屬於春夏季的輕薄衣裳,清爽明亮的色彩。翻動衣服之際,忽然一小包東西掉了下來,拾起一看,原來是一包「香氛袋」。這包香氛袋是購自於東海國際街上的傢飾精品店,掐指算個時間,也約莫有一年之久。因為它,許多記憶裡的香氣,瞬間飄散了開來。

  對於「香氣」我並沒有很深入的研究,只是過份濃郁的香氣,甚至過度人工的香氣,很容易讓我暈眩作噁。計程車上的香水味、某些行政機關裡男性長者特殊的髮油味、外勞身上的香水味、車上乘客的「萬金油」味……,記憶裡的這些味道即使已經過了很多年,但現在一回想起,還是讓我忍不住噁心。若是在密閉或狹小的空間裡,聞到這些特殊香氣,更想馬上捏住鼻子以避免產生到廁所抓兔子的衝動。我想,我並不是討厭香氣,而是真的無法接受如此不自然的氣味。

  自古以來,女人與香水似乎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,甚至到了現在,男性對於香水的選用也成了判斷個人品味的指標之一;但百貨公司裡,架上各式各樣的香水,卻從不曾引起我向前詢問、試聞的興趣。曾經,友人送了我一條Dior的脣膏作為生日禮物,但才一打開聞了聞味道,那脣膏的味道,實在難以用文字形容,夾雜著花香、果香,還有奇特的人工香味,總覺得較適合出現在三、四十歲以上的成熟女性,對我這小毛頭來說,似乎不適合,於是便將它束之高閣。爾後,不論是購買保養品或是化妝品,我都會特別注意它的味道,即使東西再怎麼有效好用,添加了過份濃郁或不自然的味道,便無法勾起我的購買慾。

  然而,我卻愛極了自然、清新的香味。每逢過年的時候,媽媽總會去花店買些百合花束放在客廳的茶几上,潔白的百合散發出淡淡的花香,整間屋子因而浪漫了起來,我也會忍不住多用力的吸個幾口專屬於白色百合花的香氣(記住,黑百合的香氣就另當別論哦!)。我也極愛真皮皮革的香氣,每當拿起真皮皮製品,一聞到那皮革的香氣,就會拿著它放在鼻尖多吸幾口;現在想想,這樣的舉止可真像在吸食強力膠一樣,無法自拔的上了癮。暖暖的大太陽曬過的被子,在寒冷的冬夜,更有著獨一無二溫暖的香氣。

  特殊的香氣,有特殊的記憶。從小看到大的診所,那專治咳嗽的紅藥水氣味,是感冒時揮之不去的夢魘。海倫仙度絲洗髮精的氣味,想起了大學時代每一個女宿門禁前的夜晚,他的等候。眼前這一包香氛袋的玫瑰香氣,想起了東海國際街的熱鬧街景,還有當時的人事物……。生活中有太多的人事物容易被遺忘,但某些特別香氣,卻總會牢牢的存放在生活裡,忘也忘不了。

  香氣繚繞於指間、房間、甚至是腦海;每一種香氣,或許,也是開啟每一段記憶大門的鎖匙。


  
創作者介紹

emico日常寫真手帖

emi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sezna627
  • ☆emico

    或許每一段記憶都有屬於它的香味
    聞到那個味道就會想起某個人
    你說的對,香味某種程度上代表著一段故事的書籤
  • emico
  • 嗯嗯,香味或許也是開起每一段記憶的大門囉..